高温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滴血的象牙非法贸易下的杀戮真相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55:27 阅读: 来源:高温风机厂家

象牙走私、贩卖的巨额利润,引起非洲盗猎者对大象的杀戮。

数以吨计的象牙藏在走私者的暗箱里,经历偷运、闯关、贩卖,大部分落入亚洲市场;滴血的象牙经过雕刻被人收藏,促使象牙市场不停运转。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非法象牙消费市场。现在非洲象已不足40万头,如果趋势持续,将会在10-20年内灭绝。

只要人们停止购买象牙制品,这个血腥的利益链条就会顷刻断裂。

【森林园丁】 陆地巨无霸的生存智慧

大象是陆地上体形最大的哺乳动物,被称为“森林园丁”。在亘古的岁月里代代相传的智慧让人肃然起敬,这是一种充满尊严,让人敬畏的生命。然而,在人类的利益和猎枪面前,再强大的动物也在劫难逃。

野生动物摄影师马丁?科贝尔(Martin Kobel)曾经花了15年的时间拍摄非洲草原上大象的生活。

他用镜头在肯尼亚边境附近的安博赛利(Amboseli)国家公园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爱可是一只45岁的母象,也是一个象群的首领,她的两个长牙交叉,牙尖几乎碰到一起。有一天早上,马丁发现爱可在头一天夜里生了一头小公象。他很快就发现事情不对劲,新生的小象通常能在半小时内站立,但这只小象的两个前腿腕关节无法伸直。爱可和她的大女儿爱妮试着帮他站立,动作非常轻柔。

这时,其他家庭成员不得不出发去寻找食物和水,将爱可、爱妮和小象留在原地。尽管水源在一公里之外,她们始终用低频声波保持着沟通。爱妮很犹豫,她很想去喝水,又不愿意离开。

象群不断发出呼唤,当爱可回应她们时,大象用三条腿站立,仔细倾听,似乎这样能更好的感受到从地面传来的声波。小象被晒得快脱水了,当爱可再度尝试帮助小象站立时,小象发出痛苦的叫声,爱妮马上跑回来了,这显示了象群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紧密。

第二天早上,马丁发现小象正在用脚腕走动,试图跟上爱可和爱妮,而她们则停下来等他。小象这样走,腕部的皮肤很容易被割伤并感染,可能会痛苦的死去。因为小象几乎不能走路,限制了整个象群的活动。又隔了一天,小象还是在不断的试图站立。当象群休息的时候,他一刻都没有放弃过努力。终于,奇迹发生了,小象稳稳地站了起来。所有的母象都把鼻子伸过来轻轻地抚摸他,爱妮把自己的鼻子和弟弟的缠到了一起,她们用这种方式来拥抱他。小象的力量来自于象群的关爱,她们在近乎绝望时都没有选择离开他。这位坚定的生存者被命名为“伊莱”。

森林象不同于体型比它大得多的堂兄草原象,科学家们的最新研究发现,非洲森林象和草原象或许是两个物种。纪录片《加蓬――最后的伊甸园》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为了适应环境,它们进化出了又长又直的象牙,可以在茂密的丛林中开辟道路。大象的活动取决于食物的分布,特别是水果。它们食用接近一百种不同的水果,但并不能把吃下的所有东西消化干净,粪便中的种子为一些哺乳动物(比如红河猪)提供了食物;仍有一些种子存活下来发了芽,并最终长成大树。

如果不是大象将种子散遍丛林,雨林中的一些树木就难以生存下去。随着它们从一颗结满果实的树走到另一棵,大象建立起了一个遍布整个森林的交通网络。森林中有一些洞穴隐藏了大象梦寐以求的东西――珍贵的矿物盐。大象们长途跋涉开辟“象道”,也引领它们的后代前来,几百年来都是如此。

大象被称为“森林园丁”,在非洲的生态系统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它们开辟林地从而营造湿地和防火带,挖取藏在地表下的水使其它动物也有水喝,并在其后留下半消化的营养物质;在维持树种多样性方面,是必不可少的种子传播者。

今天,大象的这些习俗在非洲中部已经遭到威胁。讽刺的是,正是大象的这种造路的技巧,使它们深陷危险之中。盗猎者沿着这些道路寻找他们的目标,当他们找到了目标,后果是极其可怕的――为了获取象牙,大象惨遭杀戮。

大象先于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很久很久,他们是陆地上体形最大的哺乳动物,在亘古的岁月里代代相传形成的智慧让人肃然起敬。这是一种充满尊严,让人敬畏的生命,是自然和造物最杰出的作品之一。他们就像太阳、月亮、草原、河流一样是世界的一部分,是这世界永恒的风景。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物种在人主宰的世界里即将面临着终结的命运。

因为非洲象的寿命很长,约与人类相当的70年,再加上巨无霸的身躯,使它在这片大草原上毫无天敌。就在500年前,非洲象还是这片土地上当之无愧的霸主,800万头的数量让这片土地处处可见庞然大物的影子。然而随着非洲大陆被欧洲殖民者发现,象牙贸易以及对其栖息地不同程度的破坏,区区500年的时间,非洲象的数量剧减到40多万头。

在人类的陷阱和猎枪面前,再强大的动物也在劫难逃。盗猎者进入草原森林是为了得到象牙,因为这种坚硬而细腻的材质被视为珍贵的雕刻原料。事实已经证明,每当一种动物身上的某样东西使人类产生了兴趣,它们的好日子就不多了。从1996年到2013年的17年里,有公开记录的各国执法机构所查获的非法走私象牙就高达330余吨,而这有可能只揭开了象牙非法贸易的冰山一角。

【疯狂杀戮】为了获取象牙偷猎猖獗

非洲,这片动荡的大陆,叛乱分子和武装人员都看到了象牙能带来的巨大财富,

为了充实自己的力量,武装猎杀大象的行动也越来越频繁。

面对这种遍及非洲大陆的偷猎行为,反盗猎者大多数时候显得力不从心。

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局的8个反偷猎专员,躲在非洲稀树草原的棺木和树干之间已经几个小时之久。根据线人提供的证据,偷猎者们会在下午的某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果不其然,偷猎者真的来到了这里。随后,反偷猎人员就跟这些偷猎者爆发了枪战。“要给这些偷猎者一点颜色看看。”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反偷猎主管富赛特说。

这场枪战前后持续了40多分钟,反偷猎专员打死了一名索马里偷猎者,这名偷猎者死的时候还怀抱着他的全自动突击步qiang。另外5名偷猎者受了轻伤,他们都在灌木丛的掩护下逃跑了。枪战,对于这些肯尼亚东沃察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赶走这些偷猎者,他们一天的工作也接近尾声。

此次的反偷猎行动,对他们来说算是相当成功的了。因为事先有所准备,所以能在没人受伤的情况下击毙了一名偷猎者,并把这个偷猎团伙赶走。就在两周前,当他们接到线报赶到一处偷猎地点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幅让人触目惊心的场景:―头大象庞大的身躯已然倒在血泊中,象牙也被人锯掉。当然,做这些事的人也都逃之夭夭了。

目前,大约有40万头非洲象生活在非洲大陆上,每年被偷猎者杀害的大象约有几万头,并且这一数字一直呈上升趋势。调查显示,2012年有超过34吨象牙被查获;2013年这一纪录再次被刷新,被查获的象牙总量为41.6吨。

偷猎行动之所以再度猖獗,是因为近年来又有一批新的偷猎者染指这个领域。他们比过去的偷猎者更加残暴,杀伤手段也更加先进。他们就是活跃在非洲各个国家的叛乱分子和武装人员。他们掌握大量重型武器,而象牙正是他们垂涎已久的财富――走私象牙可以充实他们的武装力量,从而支持他们的武装行动。这些团体包括索马里青年党、苏丹牧民武装部队和臭名昭著的乌干达圣灵抵抗军。这些武装团体已经把中非的热带草原变成了屠杀大象的坟场。

如同塞拉利昂的血钻一样,象牙也成为了非洲的一种战乱资源。现在,象牙已经成为非洲大陆多数极端武装组织最重要的财富来源,“资助着整个非洲大陆的武装冲突”。研究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专家汤姆?卡的莫内作证说:“近几年来,非法贸易公司、黑帮、民兵,甚至是恐怖分子组织都注意到非法盗猎野生动物所能带来的利益,盗猎象牙的规模日益增加。”另有非洲专家已经将“血象牙”和过去塞拉利昂军阀拿来购买武器的“血钻石”相提并论。

在黑市中,一公斤的象牙大概可以获利2000美元,而一支象牙大概重达10~60公斤,也就是说,一头大象可以为他们赚来高达12万美元以上收入,这对非洲人来说是很大一笔钱,也是很好赚的钱,比起粗暴地逼迫上百个劳工在钻石矿中工作,要得到象牙只需要浪费几颗子-弹和用刀子锯几下。

非洲,这片动荡的大陆,叛乱分子和武装人员都看到了象牙能带来的巨大财富,武装猎杀大象的行动也越来越频繁。面对这种遍及非洲大陆的偷猎行为,反盗猎者大多数时候显得力不从心。

领导着3500名肯尼亚国家公园巡守员的朱里斯没有被这些猖狂的盗猎团伙吓倒。他曾经发誓说:“我们要给这些偷猎者一点颜色看看。”单是2012年,他手下已经有7名反偷猎专员在与偷猎者的枪战中殉职。为此,朱里斯前些日子发布了一项新命令:见到偷猎者“格杀勿论”!对他们不再鸣枪示警,而是直接拿枪瞄准心脏、头部射杀他们。提到这些偷猎者,朱里斯非常气愤,他说:“这些人都很难对付,他们会竭尽所能杀光我们,残杀大象。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子-弹就要用子-弹来对付,我们也要杀了他们。”

现在,朱里斯的“部队”已经全副武装:他们现在拥有直升机、全地形车和实验室设备。“在靠近索马里边界,我们简直就像是军队一样。”朱里斯说。这个地方正是索马里青年党频繁出没猎杀大象的地点,他们有时候甚至会雇用肯尼亚年轻人来帮他们猎杀大象,每成功拿到一副象牙就会给这些“雇佣军”70美元的酬劳。

索马里青年党长期以来一直与政府对抗,索马里海港城市基斯马尤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因此要将盗猎象牙运往亚洲市场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问题,这个港口同时也是他们运送武器和毒品的重要枢纽。

接近90%的象牙都被运到了亚洲市场,亚洲各国经济的迅速发展激发了上层社会对于象牙的需求。在泰国,象牙产品是新一代富人阶级的身份象征;日本商人也喜欢用象牙印章在重要文件上盖印,密封合约;中国人对象牙制品的把玩由来已久,这种嗜好也驱动着一个巨大的象牙制品市场。

【走私贩卖】血腥贸易下的利益链条

只要有市场,杀戮就将永无止尽。国际象牙贸易被禁止已长达25年,大象偷猎却愈演愈烈。

1979年非洲有大象130万头,2007年锐减到47万头,现在不足40万头。

如果趋势持续,非洲象将有可能在10年到20年内灭绝。

象牙,往往可以被加工成雕塑艺术品、首饰或珠宝,甚至是筷子、骰子等等,是一种非常昂贵的原材料。随着亚洲市场对象牙的需求量增大,曾经在严厉打击下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的象牙贸易在最近几年又重新抬头,越演越烈。

根据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大象交易信息系统(ETIS)的监控数据,全球非法象牙贸易案件在过去14年间剧增――从1997年时来自40个国家的约4000个记录,增加到目前77个国家和地区的1万多个案子。这其中,中国海关每年查出的象牙走私案件多达八九百件。

事实上,早在2005年,CITES秘书处发布的《中国国内象牙贸易监控核查》就得出结论,认为中国是对非法象牙贸易剧增最具影响力的国家。CITES文件显示,过去十年间被查获的全球大宗象牙走私案中,有一半发生在香港、菲律宾、新加坡、台湾和越南,这些国家和地区被认为是全球非法象牙贸易中的重要中转站,而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最大的非法象牙消费市场。

DNA分析技术表明,全球90%以上的走私象牙来自非洲。一根血迹未干的非洲象牙,会先由盗猎者通过南非、津巴布韦等国的非法象牙集散地,卖给非法象牙经销商;藏在普通集装箱甚至是行李夹带,或者邮递的非法象牙,经非洲各国黑市辗转,最终流向亚洲和欧洲。

“只要有市场,杀戮就将永无止尽。”肯尼亚的大象保护专家米歇尔?瓦米提指出,现如今盗猎猖獗实际上起源于政治错误。1989年时,非洲大象面临绝种危机,《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明令禁止全球象牙交易,该公约发挥了较大作用,大象种群开始恢复数量。

但也因此,非洲的库房中堆积了无数象牙,这些象牙有的是因为大象自然死亡而得,如此多的象牙引发了人们的觊觎。2008年,南非、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和博茨瓦纳得到了特别许可,允许出售108吨的象牙,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出资数百万美元收购象牙;中国获准进口了62吨象牙。就像酒鬼长期戒酒后又开始上瘾失控,瘾头反而还越变越大,这件事点燃了需求,开始了一场大象屠杀。米歇尔?瓦米提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将成为黑市存在永久性的保护伞。”

有大量的象牙被走私贩卖,自然就有众多的大象在野外遭遇黑手猎杀。2002年,CITES创建了一个名为“监测大象非法捕杀”的项目,尝试量化被盗猎者杀害的大象数量。巡护员在监测点标注他们发现的所有死象的尸体,从而得出大象被非法捕杀的比例。

统计学家KennethBurnham在《国家地理》杂志2012年10月刊的封面故事“象牙崇拜”中说:“盗猎者在2011年极有可能杀害了至少2.5万头非洲象。真实的数字甚至可能是其两倍。”作者BradScriber在文章指出:“超过十万头非洲象于2010年至2012年间被猎杀。仅在2011年,大约每12头非洲象中就有1头被偷猎者杀死;2012年,喀麦隆的伯乌巴―纳德吉达(BoubaNdjidah)国家公园经历了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屠杀。武装着手=榴=弹和AK-47步qiang的盗猎者一次就杀死了超过300头大象。”

尽管是基于现场的记录,监测所得数据仍然有争议,因为它的数据来源是基于少量的尸体标注,很可能还有遗漏。南坦桑尼亚大象项目的TrevorJones说:“赛卢斯禁猎区的空中普查估算出从2009年到2013年大象的数量从3.9万下降到了1.3万,但根据监测的数据估算,从2010年到2012年同一地区仅有4931头大象被盗猎。”非洲象所遭受的浩劫可从这几个数字中窥见一斑。

2007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对整个非洲大陆的全部大象种群数量估计大约在47.2万到69万之间。这个数字是根据当时可获得的最佳数据基础上估算出的,然而其中一些地方的数字也已经有近十年的历史了。根据有限的数据计算,2011年我们失去了7.97%的非洲大象;2012年又失去了剩下的7.44%。

非洲象被猎杀的速度如此之快,但繁殖起来却非常的缓慢。母象一旦怀孕,要等到22个月后才会生下小象,而她每四年才会经历一次发情期。经过长期的猎杀,长有巨大长牙的公象已经很难找到,盗猎者只好转向母象和小象。这样看来,对于“大象是否会在野外灭绝?”这个问题,很快就会有答案。

据《南方周末》此前报道,国际象牙贸易被禁止已长达25年,大象偷猎却愈演愈烈。1979年非洲有大象130万头,2007年锐减到47万头,现在不足40万头。专家们一致认可的是,“如果趋势持续,非洲象将在10年到20年内灭绝。”

【保护之道】禁止贸易才能停止杀戮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只有重新全面禁止象牙贸易,才能真正有效地打击走私犯罪,

减少盗猎,使濒危大象种群得以恢复。

事实上,当人们停止购买象牙制品的时刻,这个血腥的利益链条就会顷刻断裂。

2014年1月6日,中国国家林业局和海关总署在广东省东莞市销毁了6.1吨在执法行动中查没的象牙。中国的这一举动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野生动物保护领域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是中国首次公开销毁执法查没象牙,彰显了中国政府坚决反对和严厉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一贯立场。

国家林业局局长赵树丛指出,保护野生动物是全人类的共同责任,作为负责任大国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缔约国,中国一直致力于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贸易领域的国际合作,切实承担了有关公约明确的国际义务,积极推进与其他国家、国际组织的交流与合作,联合开展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眼镜蛇行动”,多次资助、举办国际研讨会和技术培训班,筹集资金支持大象等濒危物种保护执法。

(CITES)秘书长约翰。斯甘伦高度肯定了中国在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和推进国际执法合作方面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并特别强调:“中国这次销毁活动向国际和国内发出了一个明确信号:中国不容忍象牙非法贸易;这项行动表示,中国和整个国际社会已经决心终止这一非法贸易,继续从事象牙的非法贸易者终究会被查获,并将面临严厉的惩处。”

巨无霸非洲象,只需一两颗子-弹就可以使它们瞬间栽倒在地,在看过盗猎者扫射象群的场面以后,好像单独讨论大象作为一个物种的生存权利已经显得太过天真。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来考虑一下:非洲象的生存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的确,大象在非洲的生态系统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可是,如果非洲象被彻底消灭了,它们所在的生态系统会立即崩溃吗?倒也未必。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统计,在过去的一百年里,至少有110中哺乳动物和139种鸟类灭绝了。如果在本世纪把大象也加入其中,对大都市里的人来说,这条新闻未必会比每升汽油上涨一块钱激起更大的波澜。

为什么中国的这次行动能引起这么大的关注?首先,中国的人口基数决定了,我们在任何问题上的微弱倾向都足以引起剧烈的连锁效应。其次,中国政府曾经显示出了在问题面前的非凡气魄。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也有这样的先例,2006年和2009年,西藏和青海分别销毁了一批收缴的藏羚羊皮,公开表明了对藏羚羊盗猎的态度。在各方面的推动下,西方的时尚行业抛弃了藏羚羊披肩,克什米尔的沙图什制造业转而使用其它的羊毛来源,美国将藏羚羊列入濒危动物法案的保护范畴。近年来,藏羚羊的种群数量确实有所回升。

“只有重新全面禁止象牙贸易,才能真正有效地打击走私犯罪,减少盗猎,使濒危大象种群得以恢复。”如果世界不停止购买象牙,那么所有其他阻止猎杀大象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对于非法野生动物贸易这台失控的机器来说,消费就是它的发动机,而我们每个人手中都有关闭它的钥匙。再也不要以为一个象牙手镯、吊坠或手链无足轻重,绝大多数象牙都是通过这种形式卖出去的。当人们停止购买象牙制品的时刻,这个血腥的利益链条就会顷刻断裂。

其实,与其说是对理性的考验,不如说是对人性的重新定义。切记,今天,我们手中拿的不再是石斧,而是可以在千里之外击倒一头大象,或是在地球另一边毁坏一片森林的神奇武器。这种武器如果使用得当,也可以成为维护正义的力量。科学家们一直想知道,砍到复活节岛最后一棵树的人,嘴里是否曾嘀咕过什么?这个问题很简单,当你下一次购买象牙,或是其它野生动物制品,或是任何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的商品时,你可以回答他们。

对自然的保护首先是一种情感上的冲动,然后才是理性上的行动。就像对一个人的爱一样,你必须先义无反顾的爱上她,然后再去想如何负起作为一个爱人的责任。爱妮宁愿放弃去喝水的机会,选择跑回来为弟弟遮挡烤人的阳光。如果我们不用心去了解,就会把它们当成只会吃草和闲逛的造粪机器。缺乏了解,就无法关爱;没有关爱,就谈不上付出。毕竟,你不能要求一个在电子游戏中杀怪物赚金币长大的孩子去理解大象为什么要把泥巴喷在身上的道理。套用法国导演雅克?贝汉的一句话:人类的漠不关心是对自然最大的威胁。

不要忘记了,我们也是这自然的一部分,与这世界上的其他生灵相互依存,唇亡齿寒。当非洲草原上迁徙的大象永远地从地平线上消失的那一天,其实意味着人类的末日也将不会遥远。

电子仪器设备价格

整机装联设备价格

机床工作灯

激光雕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