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度揭秘谷歌卖Moto谷歌卖摩托罗拉竟然还留了一手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6 01:45:26 阅读: 来源:高温风机厂家

1月30日,Google宣布出售摩托罗拉移动终止了尝试2年的硬件业务,人们普遍以为,Google整合软硬件的想法基本失败,不会再做手机相关的硬件。

但眼尖的记者们发现,Google并未全盘出售摩托罗拉移动,还保留了一个特殊部门“ATAP”(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该部门由Regina Dugan领导,Project Ara、Project Tango以及Moto X的部分技术就是来自这个部门。ATAP就相当于另一个Google X,专门从事大胆的想法。

Regina Dugan

负责领导的Dugan非同凡响,他此前负责DARPA(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这个机构里诞生了卫星导航、互联网以及隐形轰炸机,在新技术研究方面拥有很强的嗅觉。

Project Ara是这个部门十分重要的产物,该项目是和Phonebloks合作,目的是创建一个模块化的手机,允许用户自由更换硬件组件。用户在购买的时候可以按需取用,节约成本,厂商可以加快产品推出速度。

这可比Moto X仅仅是换个颜色和材质要有趣得多,它颠覆了手机生产制造的模式,还颠覆了用户的使用习惯。比如为了续航,用户不需要携带移动电源,只需要多安装几块电池就可以了。

摩托罗拉的出售并未影响Project Ara的进行,相反它的步伐更快,渐入佳境。时代周刊对这一项目进行了十分细致深入的采访,可以发现,不仅模块化手机很有意思,Project Ara项目本身也是一个经典开发案例。

背景

电子设备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两次著名的模块化设计,一次是Handspring的Visor系列掌上电脑,出现在世纪之交的时候,他们的产品独创了Springboard的扩展槽,如果用户想要额外的功能,只需要把相应功能的模块插上去就行。

这个特性在当时被称之为革命性的,它使硕大的掌上电脑进入超薄设计时代。据Handspring的产品经理Greg Shirai回忆,当时很多人喜欢随身携带一堆模块,然后各种插拔,当时可换的模块包括摄像头、内存、调制解调器、GPS以及电话。

不过他也提到,这是一种怪癖式的爱好,大部分人不会这么做,市场需求低迷使得这款产品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第二次是Modu手机,出现于2008年,一家以色列创业公司宣布生产一种信用卡大小的微型手机,通过接入到不同的外壳中,它能通过变换出不同的功能。可惜的是,它因为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关门大吉,据说是因为没有大的运营商支持。

当时产品的开发趋势已经朝着高集成度发展了,iPhone在Modu诞生前一年就发布上市,它不可拆卸电池,不可扩充存储容量,却大受欢迎,而近几年电子设备的发展也说明,高集成度是未来的方向,Modu死也与这种逆潮流有关。

不过这事没完,Google低调的花了数百万美元买下了Modu的专利,为另一段故事的开启埋下了伏笔。

意外的Phonebloks

Phonebloks的故事颇具戏剧性,主人公Dave Hakkens只是荷兰的一位学工业设计的学生,由于对人们频繁的更换电子设备很不爽,某一天制作了一段模块化手机的视频,扔到网络上。没想到视频大受欢迎,光Youtube上就获得了 1900 万次的点击,引得Google登门拜访。

Hakkens制作的那段视频描述了一部可拆卸组件的手机,任何功能可以自由选配,这就像“如果你的自行车轮胎坏了,你不会把他扔掉再买个新的。”这一视频描述的画面正是Google苦苦找寻的,于是一个月后他们宣布了Project Ara。现在Phonebloks网站成为一个社区,供爱好者们集思广益。

Phonebloks一石激起千层浪,但是围观的人很多,买账的并不多,模块化手机显然与趋势相悖。Fast Company的John Brownlee就把它称之为“白日梦”,许多Reddit的专业人士也掺合进来,告诉人们DIY智能手机是没有前途的。

Paul Eremenko

不过牛人脚下注定沾满了唾沫,Project Ara证明了这些唱反调的人是错的,他们的动作十分迅速,这一概念从2012年秋天提起,到2013年4月份开始紧锣密鼓的展开。根据这个项目领导人Paul Eremenko介绍,功能原型正在收尾,预计数周内完成,商用版本将会在2015年一季度推出。

外部的力量

不同寻常的是,ATAP会与外面的研究人员签约,推进自己的项目。Dugan曾说,“当我们遇上难以攻克的技术问题,我们就去找最棒的人。”比如他们有一个项目已经吸引了40名电脑视觉专家,分别来自30个不同的单位,包括私人企业、6个大学还有5个国家。

ATAP部门项目的进展飞速正是来源于这种外部力量的借助,尽管内部优秀的管理也是一方面,但是那些来自个人、企业、大学的专业人才帮助,却是扎扎实实的推动着项目发展。

Project Ara的一个关键外部助手就是NK实验室,一个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小机构,NK创始人之一叫Ara Knaian,没错,Project Ara项目的名称来源就是这位技术专家的名字。NK实验室拥有15名工作人员,主攻电气、机械、软件功能方面的工作。

Ara Knaian

“他们在各自的领域绝对是巨星,这些人你都没法请到Google全职工作。”Eremenko说道。

另一个重要的贡献来源于3D System,一家3D打印制造商,他们开发了一款全新的高速连拍3D打印机,可以成批的打印Ara手机模块,既允许规模生产,又允许私人定制,最终天线都可以打印出来。

一旦成功,这将成为3D打印在商业成就上的转折点,消费级电子设备确实可以通过打印来完成,而不是传统的开模、冲压等方法。

Project Ara如何工作?

摩托罗拉移动出售后,ATAP归入Android主管Sundar Pichai管理,整个团队搬离总部,在距离总部7英里远的地方办公。

Project Ara到底如何工作?这是一个大疑点。根据介绍,Google将建立三种规格的手机硬件平台:小尺寸、中等尺寸、大型尺寸,每一种尺寸的大小由骨架尺寸决定,即铝制机框,这部分关键组件由Google自己设计。

铝制机框内的内容很少,只有一个通讯模块和一个备用电池,仅此而已,其他的如屏幕、处理器、电池都由模块形式提供,一个中等尺寸的骨架可以塞入10个部件。在出版的模型中,模块使用可伸缩的方式连接入骨架,他们计划更换更具效率的电容连接,以节省空间。

有一些部件比如天线是不能随便放的,其他大部分还好,它是被允许热插拔的,所以当你手机快没电的时候,你可以拔下摄像头,换一个电池上去。

可以想象一下,那些只更改产品配置不提升外观的厂商,每年一度的盛大新品发布简直就是浪费,消费者和厂家完全可以不用等一年快速更新产品。

当手机可以模块化了之后,很多特殊的功能就可以按需购买了,比如家里有生病的老人,就可以购买一个健康监测的组件,手机就摇身一变成为医学监测设备。你还可以使用3D摄像头,捕捉到立体的画面。

不过Project Ara还需要解决一些基本问题,比如如何保证不会被旁人提醒掉了处理器,手机莫名其妙少了一块,放在包包里是否会挤压散架。他们的解决方法是前面的模块使用插销固定,后面的使用磁铁吸附,另外还有一个应用程序来锁定所有的部件,并且具备防水能力。

逆潮流?

前面讲到两次模块化的尝试都失败了,iPhone引领的高集成度模式受到其他厂商效仿,手机可以做到更精致、轻薄,Project Ara显然丧失了集成的优势。

“这是项目的一大挑战。”Ara Knaian说道,“手机是今天集成度最高的物体,而我们却在试图分离他们,我们必须保证高效的组装,用户可以轻松的更换,无需担心太多成本的问题。”

Project Ara手机的模式注定很难做到轻薄,Eremenko说道,当提起模块化手机的时候,人们脑袋里第一个蹦出的就是乐高玩具,一个巨大的块状东西,他们必须抹去消费者的这种印象。

但时代周刊的记者看了一个4mm厚的模块后,他已经没法用块来形容了,而是瓷砖。把这块“瓷砖”插入骨架,组成一个9.7mm厚度的电话,如果你加了更多功能,它会达到10mm厚度。再加上它豆腐块形状的机身,相比起现在旗舰机7、8mm的纤细机身,简直可以用砖头来形容。

据这位记者讲述,将模块滑入骨架的感觉确实和乐高不一样,更像是蒙得里安绘画的3D版。

蒙得里安作品

如何销售?

这大概就是Project Ara最有意思的部分,这种手机该如何卖,走什么渠道,如何让消费者充分利用模块化的优势?这是发售阶段最为重要的地方,Project Ara的特点在于可以为每个人量身定做一套解决方案,Google初步想出了3种销售办法。

一种是在便利店出售,手机里面运行一个应用程序来教用户如何使用,如何组装、定制模块。每一部Ara手机里也会有购买通道,Google发现如果你的朋友懂这个,那么选择起来就会容易得多,这是最初级的方案。

第二种有意思得多,Google打算设计一种信息亭,可以装进工业标准的集装箱,运往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这种信息亭为路人提供平板电脑、手机,路人可拿来测试皮肤、心率、眼睛以及其他功能,通过对用户使用反馈进行收集、评估,给出购买意见。

Google还没想好这种信息亭在哪个国家首先亮相,很显然这会是区域内先试行,而不是全球推广。

最后一种销售方式就是根据用户在网络上留下的数据,根据数据提供意见。比如经常旅游的,会推荐大容量电池,以及常去目的地的运营商网络,那些喜欢暗光下拍摄的用户,则会推荐低光表现出色的相机。

可以看到,从Project Ara项目本身的研发,Google就采取了类似众包的方式。在销售上,为了找到目标客户群,并为每一个客户找到最佳的组合方案,他们利用线下用户反馈以及线上用户行为数据来推荐个性化产品,这和互联网思维模式接近,只不过Google把它应用到了线下和硬件产品上。

目前Project Ara进展有条不紊,除了打理一些基础事务。比如与FCC沟通如何测试手机,好在尽管模块化手机很罕见,但是FCC是持鼓励态度的,他们认为这对美国的工业有益。

ATAP有一个奇怪的规定,以两年制雇佣研究人员,他们要在两年内拿出可商业化的方案,Project Ara还有一年的时间来证明自己可行,届时Eremenko和团队其他成员会慢慢淡出,把项目移交给Google,由后者来继续商业化运作。

名医汇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