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何必痴迷硅谷看南亚创业成功的关键

发布时间:2021-01-16 10:45:59 阅读: 来源:高温风机厂家

本文作者施卢蒂?查拉(Shruti Challa)是硅谷创业家。她创办过数家社交消费者类公司。她最近所在的一个小团队于2011年被Groupon收购。她最新的一家公司名为Mentorzen,是一专家平台。她的Twitter账号是@shrutichalla。

当下,南亚创业者跟其它地区的人一样都对硅谷向往不已。社交媒体和大众传媒联手营造出湾区极客与众不同的印象。

像戴夫?麦克卢尔(Dave McClure)、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这样集紧身牛仔裤、时髦眼镜和自信个性于一身的人似乎极具魅力。但这种风格跟创造一家卓越的公司并无关系。解决重要的市场才跟创造卓越的公司有关系,而对硅谷以外的任何人来说,这意味着专注于他们自己的市场,而不是看起来很酷的东西。

像斯里兰卡和印度这样的国家均拥有变得出众和富有创业精神的条件。南亚创业者需要知道并相信这一点。不然的话,南亚将永远不会成为可创造满足本地经济需要且惠及全球经济的革命性产品服务的创新中心。

过去几年游遍连接创业社区的印度和斯里兰卡,为我自己的公司招揽本地人才和听了超过200场宣讲之后,我才有了这番结论。我近期花了三周时间探访了多家创业加速器、创业孵化器和研究所,发现创始人们对硅谷的迷恋阻碍了他们解决本地的问题。

我发现这里面存在一个悖论:全球经济增长主要来自像印度、中国这样的地区,尽管会出现周期性的放缓,但这些市场对于世界经济而言必不可少。

在印度,创业并不只是关于技术支持和创办工程办公室。通过TLabs、Startup Village等创业加速器及诸如SINE、Startup Weekend的创业孵化器,产品类初创公司不断涌现。各类商业社区也在推行全国性的项目来支持新生公司。

例如,印度软件和服务业企业行业协会(NASSCOM)在努力使得印度更多地专注于产品开发。为此,该组织设下了通过举办活动和规划2002年之前帮助催生出1万家产品公司的目标。就连某种程度上属于“发达”城市象征的打车应用Uber也刚刚在印度南部的班加罗尔推出。

“对于亚洲创业公司来说,接地气解决重大的本地问题是实现差异化和维持竞争力的轻松途径。”

但如果这里最好的创业者都想要克隆“阅后即焚”照片服务Snapchat,那他们将无法给印度带来市场真正需要的产品,无法达到外界的期望。

“对于亚洲创业公司来说,接地气解决重大的本地问题是实现差异化和维持竞争力的轻松途径。”Microsoft Ventures总监穆坤德?莫汉(Mukund Mohan)表示,“由于顾客也都是本地人,能够快速从他们获得反馈并迅速迭代会有助于创业公司更快形成规模。”

“印度版亚马逊”Flipkart就是很好的例子。通过支持货到付款,Flipkart让消费者可以使用现金支付而非信用卡,从而说服他们在网上购物。在传统电商模式上的这种调整是该公司获得15亿美元估值的主要原因。遗憾的是,这样的案例少之又少。

那痴迷硅谷会引发什么问题呢?

首先,像印度、斯里兰卡这样的国家盲从西方培养创业素质的做法。亚洲文化并不像西方文化那么强调“个人主义”,该地区的下一个开创性的创业者可能并不属于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的叛逆者。相比西方人,亚洲人更多地是受社会名声和社会亲密驱动前进。作为一名印度裔美籍创业者,我很清楚这一点。

因此,有必要制定特别的措施来解决这些差异。例如,证明创业是可靠的个人发展路径非常重要,因为家庭接纳已经深深植根于南亚人的DNA中。

“创业对于多数印度家长来说仍然是禁忌,”Cucumbertown创始人切里安?托马斯(Cherian Thomas)说道,“失败是一剂难以吞咽的苦药,人们害怕被社会摒弃。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可给生活带来各种好处,对于多数人来说已经足够。此外,我们还未出现像扎克伯格这样的榜样。”

第二,运营创业公司的主要内在因素也不一样,如融资选择和创业公司的精简手段。我最近有机会跟坐满一个房间的斯里兰卡创业者一块看了一段Tech- Connect视频。作为全球科学技术创新组织(GIST)的一个项目,它是美国政府培育海外创新的方法之一。我是以斯里兰卡人身份而非美国人去听那段视频。我激动不已,感觉就像是在看一部科幻电影,在里面硅谷专家组仿佛就是科技行业的众神。观众不放过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仿佛那一字一句都关乎生死存亡。

问题在于那些信息不仅没有因应本地语境进行传播,还以无可争辩的事实的形式呈现。例如,可转换债券被主张为唯一的“早期”融资方式,10万美元种子资金被归为小规模融资,众筹被视作可行的选择。

在斯里兰卡,大多数的融资都有确定估值,基于股权,10万美元并非小数目投资,因为那里的生活成本要低得多。幸亏有布拉德?菲尔德(Brad Feld)给那里的人讲述“看情况而定”的观点,否则就会完全浪费大家的时间。硅谷在传播知识的时候,我们应当因应本地环境进行讲授,来自其它国家的创业者也需要在我们没有那么做的时候大胆提出来。

除了创业的决心和运营方法之外,南亚地区还存在创始人愿景问题,即他们是想要创造一家大公司,还是创造一家类似硅谷公司最终卖给硅谷公司的企业。

从我的观察来看,被Facebook或者谷歌收购是过早考虑的目标。数位创业者正试图打造新一代热门社交应用,过去几周我注意到了山寨Quora、Instagram、Path的一些公司。这是一种人才浪费,也会令他们错失外国直接投资或者本地投资。

这些创业者如果能够意识到眼前尚未得到满足的需求,就会发现当下其实有更大、更有意义的创业机会,如提供更好的基础设施、更加出色的农业和移动解决方案。

“印度市场跟大多数西方国家截然不同,”TLABs合伙人 阿比谢克?古普塔(Abhishek Gupta)指出,“尽管发展机会是很不错,但那里的消费者行为和购物习惯都很不一样。适用硅谷的那一套在那里不一定行得通,即使真的行得通,购买行为和分销机制也很可能大不相同。团购网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Groupon模式当初兴起得很快速,但印度的大多数团购网站上线一两年便倒闭。”

尽管如此,还是有少数的创业公司起到带头作用的。正如500 Startups合伙人潘卡杰?贾恩(Pankaj Jain)所指出的,像Eko Financial、ZipDial、Innoz、InVenture、Next Drop这样的公司正在印度创造“富有印度色彩”的创新。

ZipDial正利用“未接来电”这样的常见社交互动推动投票调查,而不是通过像Twitter这样的依仗互联网的解决方案。Innoz则致力于为没有上网条件的大众消费者打造基于SMS的应用。Eko Financial为城市地区的低收入工作提供解决方案,让他们可以用手机给家人寄钱。InVenture则是一项全球性的信用评分服务。

“为没有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者PC的7.5亿人解决这些问题是激动人心的事情。”

“对于聪明机警的创业者来说,真正的机会在于解决困扰他们和印度同胞的日常问题,”潘卡杰说道,“该地区真的不缺少问题,大大小小的问题都有。为没有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者PC的7.5亿人解决这些问题是激动人心的事情。”

此外,可持续农业领域的创新尤其引人注目,如为农民提供优质信息服务和管理工具的Lifeline Agriculture。这类企业都非常重视针对本地市场进行创新。

我们需要停止极端崇拜硅谷。我们应当寻求了解国际生态系统并与之合作,而不是一味向他们传道,500 Startups的Geeks on a Plane项目,引入来自不同背景的“本地”专家的GIST就是很好的例子。

硅谷是令人惊叹,这也是全球各地最聪明的极客纷纷趋之若鹜的原因。然而,它之所以令人惊叹,是因为它可满足我们高度发达的经济体的需求。南亚应当停止渲染硅谷,开始通过内省寻求解决方案,只有那样才能够推动真正的创新。毕竟像斯里兰卡和印度这样的地方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令我们获益的地方。

qq游戏多开大厅

御剑八荒

瑞雪花图手机版

轩辕剑群侠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