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国可替代能源发展迅速

发布时间:2019-09-30 13:08:04 阅读: 来源:高温风机厂家

我国可替代能源发展迅速

核心提示:中国的各大国有能源企业也并未作壁上观。8月中旬,继国电电力、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和中电投集团在内蒙中国的各大国有能源企业也并未作壁上观。8月中旬,继国电电力、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和中电投集团在内蒙古自治区投资获批之后,华电国际宣布投资1.2亿元成立合资企业,在内蒙古自治区发展风力发电项目。

风能发电正在成为投资热点。复兴碳基金投资公司(RenaissanceCarbonInvestment,RCI)的董事总经理蒋劭清(JeffJiang)指出,原因之一是风能可能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清洁的能源。RCI是一间美国私人股权公司品德国际(PivotonInternational)下属的碳投资和贸易公司。蒋指出,与水力发电不同,风电厂不必在靠近水域或可耕地的区域建设。但是风能发电的主要问题是要将电力从中国偏远地区(比如内蒙古)传送至急需电力的地区。

中国风电市场发展迅猛,在过去四年里,年均装机容量翻了一番,2008年达到了12吉瓦(12GW)。如今,中国风电装机总量在世界排名第四,占世界风电装机总量的10%,前三位分别是美国、德国和西班牙。

太阳能光电领域的发展也是蒸蒸日上,只是发展速度相对较慢。2008年,中国的太阳能光电容量达到150MW,仅占世界总量的1%。然而,中国生产的光电电池则占到全球总量的30%,在2008年其产能的95%用以出口。

中国的可替代能源产业也未能免受这一轮世界经济衰退的影响。8月26日,由国家总理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工作会议对外界警告说,国内部分行业正在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必须对其进行指导和监督。被提及的行业包括钢铁、水泥、玻璃、煤炭化学,以及可替代能源产业,比如太阳能电池和风电设备等。

产能过剩也是由上海美商会等组织在今年9月7日-8日于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联合举办的大型论坛“绿色科技:呼吁行动”的议题之一。该论坛的基调非常积极乐观。来自美国联合太阳能奥佛公司(UnitedSolarOvonic),一家生产集成屋顶太阳能光伏产品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吉姆·菲恩(JimFinn)表示,一旦需求复苏,产能过剩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扶持性政策频出

不管全球经济环境如何,可替代能源的发展都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中国政府第一次对能源问题的重要承诺是全国人大在十一五计划(2006年-2010年)中确立了重要的能源目标,包括在2006年至2010年间,将全国的GDP单位产值能耗降低20%。此外,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在2007年9月颁布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要求到2020年,中国15%的电力将来自可再生能源(包括大型水力发电)。到2010年和2020年,非水力的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能力计划达到发电总量的3%和8%。

有迹象表明,这些目标非常有效,最近,由于一些产业的发展速度超出了预期水平,因此中国政府已对部分计划进行了修订。例如,在2009年年初,已经把2020年的风力发电目标从之前的30GW更新为100GW,而太阳能光电容量的规划目标也从1.8GW更新为20GW。

除了设定目标之外,中央政府还提供财政支持。5月12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处处长梁志鹏在北京“再生能源金融论坛”上发言,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到2020年,政府计划对可替代能源行业的投资总额将达到3万亿元。

与此同时,全国人大目前正在对“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草案”进行审议,该项法案将要求国家实行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并对电网企业应达到的全额保障性收购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最低限额指标提出要求。同时,修正案中另一条款则为国家设立政府基金性质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铺平了道路。

财政补贴方面也出现了积极的势头。国家财政部为风电厂家和国内风涡轮和风涡轮部件生产商提供补贴。财政部还在2009年3月推出了《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财政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之后国家三部委于7月中旬发布了《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对于光伏发电进行补助。除了中央政府的措施之外,省级和地方政府也可以利用重要的政策杠杆来支持辖区内的可替代能源发展。中国绿色科技组织指出,例如,江苏无锡宜兴工业园内的绿色科技和其他高科技企业可以享受五年减免税的优惠政策。其他激励措施包括写字楼租金优惠、直接融资、首次公开上市筹备支持、员工培训补贴等优惠政策。[page]

缺乏同步性?

即便中国在2020年实现了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15%的目标,其电力供应的主力军仍然是煤炭发电。中国绿色科技报告指出,中国发电总量可能在2008至2020年之间实现翻番,这意味着温室气体排放仍将持续增加。

风电的最大挑战之一在于,如何将风力发电与国家电网的需求相匹配。RCI的蒋劭清指出,与热能发电不同的是,风力发电目前仍不太稳定,也不太适应国家电网的并网要求。

国网北京经济技术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蒋莉萍在《每日经济新闻》的近期采访中表示,风电项目快速发展的步伐与国家电网的规划不太相称。其中的主要技术挑战在于平衡国家电网目前的技术能力与日益增长的可替代能源的需求,特别是风电。蒋表示,这将是一项成本高昂但是必不可少的举措,同时也不排除一种现实的情况,那就是一些地方电网企业的积极主动性没有电力开发商那么高。

在上海的绿色科技论坛上,有许多发言人对这些挑战持谨慎态度。其中一位认为国家电网并未致力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另一位建议发电企业应当在项目启动之前确保未来的发电能与国家电网联网。还有一位则表示,“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监管体制的实施、透明度及相关程序还不太明确。”

投资银行英国气候变化资本集团(ClimateChangeCapital)的大中华区总监安德鲁·奥德烈(AndrewAldridge)指出,企业最常问的问题是:我们的项目何时能与国家电网联网,以及我们何时才能获得补贴。他补充道,在美国,由于投资者对财务报表的关切,因此可替代能源行业的合并案例日益增多。“在中国,投资者对财务报表的关注度不够,这也可能是产能过剩的原因之一,但我认为在中国也将会出现较多的行业整合。”

虽然这些问题形成巨大的挑战,但同时也是未来的机遇所在。中国绿色科技组织的执行总监艾国强(CraigAdams)如是认为。他指出,国家电网面临着两大任务。其一是对其网络组件进行更新,以及电网的重建和升级,以求能对输电网络进行更有效的控制和管理。其二是将国内各大区域的电网进行联网。“一旦所有电网全部联网,即便其中一个断网,其他的电网也可以及时补充供电。目前,电网的输电能耗接近7%,同时中国生产的风电中有70%未与国家电网联网。但是,这也反映出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他补充道,到2020年,中国将投资1.3万亿美元用于国家电网的升级,另将投资880亿美元用来升级特高压传输系统,这就为从事基础设施建设的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例如中兴、华为、思科、各类电力仪表公司和软件系统公司等等。”

艾国强预计,公有和私有部门将在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比如建立起统一的实施标准、推出新型融资机制、建立公私合营及中外合作框架等。

的确,未来将涌现更多的清洁能源。“我们目前仍处在风力发电的起步阶段。满负荷运行的风电厂寥寥无几。再过五到十年,将会有更多的工厂和可替代能源进入整个体系,”RCI的蒋劭清说道。[page]